理解

自己理解自己是不容易的事,別人理解自己更是難上加難。

可是,不懂為何,你理解他,他理解你,在異國的天空下。

於是,有了彼此互望一眼就明白的交集,可在往後的旅程中,相伴相處。

旅程中的最後一夜,只因他一句突如其來的逗語,你不禁對他猛然發炮。然而,他還是笑呵呵,直言無話可說。那是人生歷練豐富展現出來的豁達,也是一個長者對小輩的寬容。你驚覺自己的失言,卻來不及道歉,他已走出酒店,往夜色深處走去。

那夜的他,喝了很多酒。而你怎樣都不陪他喝,一杯紅酒,隻身離開那間印度餐館。在微雨的夜裡,你走了很長,很長的路,才走回酒店。走到滿身大汗,才慢慢將自己對自己的懊惱,排了出來。你知道,再過沒幾個小時,彼此就分道揚鑣。彼此對彼此的好與不好,也停格在時間冰箱裡。

這些日子以來,他知道,你不會喝酒,卻為了在當下,陪他喝一點,就只喝一點。即便是一罐啤酒,也不過喝了五口,就留給他收拾殘局。

一路上,你一直感覺他對這人間的愛,如是隱秘,深刻。而他似乎知道,眼前的女子何以能夠與他對話,那也是生命經驗洗滌出來的溫度。

回來以後,你發簡訊向他道歉。他回訊地說,別放在心上,你一定是對他一路上的催趕忍讓很久,才會一時之下失言。這不就像弗洛伊德說的,人並不知道潛意識中的自己,至真正浮現出來。他知道自己的脾氣讓很多人退避三舍,惟有你老是微笑相待,雙方算是扯平。

其實,執勤時,他是一個超嚴謹的人,要求很高,故很多人害怕與他共事,能免則免。惟有你例外。

你對他交代的事,一一做足,即便不知的,你也能邊學邊做,毫不退縮或拒絕。也許這樣的態度,使他也不吝指點和引導,逐步漸進。因此倆人配搭得來,成了他人眼中的異數。

你不是沒有擔心過自己能否勝任的問題,畢竟你所要做的不是你的專業,但你確定自己遇到一個專業又認真的老師,這樣的人是難得的學習對象。所以,你很快地拋開顧慮,主動出擊。你發現,他看你裝置一支支麻醉針的眼神一直在變化,至完成治療任務後,他除下口罩後對你露出一個笑容。

那個笑容讓你放下心頭大石,能夠從容地應對接下來的行程與任務。有人問你對他的看法,你說,白天的他是天使,可與患者打成一片。晚上的他則是另一個模樣,無論是哪個樣,都是真實的他。他根本不會偽裝甚麼,最多是稍有技巧地告訴別人,事情做得怎樣不好?如何做會更好?不過,人再怎麼包容均有限度,不然,事情就難以挽救了。

你見證過他最想發火的時候,也都硬生生地壓抑下來,只為了顧全大局。他私下和你說,他為何那樣生氣的原因,你理解,不外是你也由於相同的理由而不快。然而,肇事者卻毫不悔過,依然我行我素,令人沒折。

回想抵達異國的那個下午,你坐在大樹下,看人,看了好一會兒。

當頭緩緩轉向右邊時,意外地與一雙眼眸相遇,你問:“你何時坐在這裡?”

眼眸的主人說:“大樹下,涼風陣陣,為何不呢?我坐在這裡逾十分鐘,看你,你都沒有發現我坐在這裡,”

你心裡稍稍吃驚,臉上仍保持微笑地說:“那你就好好享受吧。”不一會,你站起身來,準備離開,留下他繼續在那看著你走開。你知道他其實想與你聊聊,他眼中的你成熟,可為何眼神帶有一種不易察覺的疲憊?偏偏當時的你在發呆,目中無人,才會毫不察覺身旁多了一個人。

逢咖啡時間來臨時,是眾人最輕鬆的時刻。他偏愛咖啡烏,時熱飲時冷飲,來者不拒。你喝的是牛奶咖啡,非熱飲不可。常常,你總是靜靜地聆聽大伙兒說話,慢慢地喝完手上的咖啡。當倆個人不約而同地站起來之際,眾人知道時間到了,因為這倆個人的時間觀念與紀律非一般地準時加超有紀律。

脫下白袍的他是另一個樣子,煙不離手,啤酒一罐接一罐地喝,對你說著他想說的話。而你始終不對此說一句話。你知道,他需要的是默默的陪伴,那就是最好的分擔,他懂得你那些沒說出的話。

有時候,無聲勝有聲,有時候,傾聽是理解的開始。

 

 

2 則迴響於《理解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*

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

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