驟逝

歷史從沒停止發生,因為人們選擇繼續與歷史同行。

於是,悲劇也不斷地在進行中,無法知道何時停止。

雖然你回國有好一段時間,可是,無論是心情,咖啡味道似乎還在異國停留不去。

不外是你面前總有來自異國的咖啡,調味料或是異國的一些裝置,出現。

柬籍幫傭阿姨返鄉後,總會帶來一些當地的咖啡,調味料,以解鄉思。

她還帶來煮咖啡的器皿,每天早上,給僱主煮泡咖啡是一貫動作。

你來了,她知道你喝咖啡,也為你準備了一份。

除非你說不要。

昨夜,她和你說一些事情,像孫子在這裡半工讀,週末會來探望她。

那是她感到快樂的時光。苦盡甘來,最後的心願是返鄉團圓養老,足矣。

還有,那年紅高棉大屠殺的慘況,很多人都被趕到郊外去生活,首都僅剩執政者。他們對人施予的酷刑非常殘忍暴戾。而人們也禁吃飯,因為執政者害怕人吃了飯,有力氣反抗。

長年只能吃粥水的人啊,要死之前也說不了話,因為根本沒力氣講啊。她爸爸就是這樣子離世的。至螞蟻爬滿遺體,睡在隔鄰的孩子才發現,父親斷氣了,整個身體僵硬了。

那三年的日子怎過?也過了,從鄉下走路走了一個月,停停走走,走走停停,終於走回久違多時的老房子,欲語淚先流。好多人家破人亡,她十個兄弟姐妹也沒剩下多少,後來,憑著會講廣東話,潮洲話,越南話和法國話,就靠和人做幫傭至今。英文是來這裡才學的……

她說著,說著,說著,眼角微紅,語氣略有哽咽。

你心裡升起抱歉,無意間的談天,竟說到人的傷心處,怎不心酸啊?

然而,有多少執政者知道自己幹下怎樣的滔天大罪,依然為非作歹?

你期望,這些苦難像時間般驟逝,盡管那並不容易。

忽然間,你覺得,眼前的咖啡的苦味,讓人難以下嚥。

卻還是緩緩地喝完,彷似想藉此終結那些歷史的苦澀。

 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那一陣子 and tagged 文化歷史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2 Responses to 驟逝

  1. avatar sea says:

    短短数字 多少辛酸
    阅毕 泪盈眶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*

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

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!